>新聞>煤安中心>煤安資訊>面對小煤礦事故多發易發問題 四川煤礦安監部門多舉措發力

面對小煤礦事故多發易發問題 四川煤礦安監部門多舉措發力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2019-10-24  來源:四川日報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

“大竹縣雙溪鄉劉家溝聯合煤礦隱瞞采煤工作面,非法違法組織生產”“鄰水縣興盛煤礦想方設法逃避監管,擅自在三個作業點非法違法組織生產”……近期,省應急管理廳將今年查處的21起煤礦重大非法違法行為悉數曝光。這些案例中,圖紙造假、隱瞞采掘工作面組織生產的有10起,其中不少是產能30萬噸/年及以下的小煤礦所為。


今年以來,小煤礦“鋌而走險”進行非法違法生產的現象逐漸顯現。這樣的行為不僅觸犯了法律,更猶如一顆顆定時炸彈,隨時威脅著礦工生命安全。


“我們將這些非法違法生產行為曝光,就是要把問題查擺出來,向煤礦安全事故宣戰,決不能讓四川的煤炭‘染血’。”省應急管理廳廳長段毅君直言不諱。


險途


●今年1-8月發生在四川省的18起煤礦事故中,年產30萬噸及以下礦井發生事故13起、死亡17人,分別占全省煤礦事故總量的72.2%


●當前,一些小煤礦以“撈一筆算一筆”“多采多得”“多撈一筆”的心態,采取私增采掘面等方式,偷偷擴大生產范圍


前途


●四川省印發《關于推進30萬噸/年以下煤礦分類處置工作的實施意見》,對環保、安全等不達標的,嚴格執法限期關閉一批;政策引導主動退出一批;具備條件升級改造一批


“不安分”的礦


面對利益誘惑和政策調整,個別小煤礦為“多撈一筆”鋌而走險


“小煤礦有些‘不安分’。”這是今年以來四川省煤礦監管監察部門的直觀感受。


根據統計分析,今年1-8月發生在四川省的18起煤礦事故中,產能30萬噸/年及以下礦井發生事故13起,死亡17人,占全省煤礦事故總量的72.2%。


“事故多發易發,固然有小煤礦普遍先天不足,在瓦斯、水害、火災隱患等治理工作中投入不到位、軟硬件落后等原因,更重要的是,個別小煤礦為追求短期利益,‘鋌而走險’非法違法生產,嚴重威脅礦工生命安全。”省應急管理廳煤礦安全監管處負責人介紹。


今年7月28日發生在旺蒼縣厚信煤業有限責任公司的較大瓦斯爆炸事故,就是源于該煤礦違法生產。據悉,厚信煤礦核定產能9萬噸/年,屬于低瓦斯礦井。該礦6月12日因存在工作面上安全出口垮塌、回風大巷多處失修等隱患,被四川煤礦安監局川北監察分局責令停產,相關證照被暫扣,但此后,該礦仍以維修整改工作面為名違法違規生產,最終釀成3人死亡、2人受傷的較大生產安全事故。


責令停產期間仍“爭分奪秒”偷偷生產,這是為什么?


一位長期從事煤礦安全生產工作的專家告訴記者,前兩年煤炭市場不景氣,不少小煤礦銷路不好,處于半停工狀態。近來,隨著市場的復蘇,一些小煤礦一味追求經濟利益趕著生產,忽視安全生產投入,從而引發事故。


此外,當前正處于政策變動期——為推動煤炭行業產業結構調整,今年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6部門出臺《30萬噸/年以下煤礦分類處置工作方案》,提出要引導資源條件差、安全保障程度低的產能30萬噸/年及以下煤礦主動退出。面對這樣的政策導向,一些小煤礦業主,不考慮怎么增加投入、提高安全保障能力,反而以“撈一筆算一筆”“多采多得”的心態,采取私增采掘面等方式,偷偷擴大生產范圍。


“無論什么時候,礦工的生命必須是第一位的。”省應急管理廳相關負責人表示,小煤礦事故多發,究其原因,是部分煤礦業主從思想認識上就沒有將安全生產放在第一位,隨意逾越安全生產“紅線”。


更有力的拳


充分發揮群眾舉報作用,從嚴查處違規行為


事實上,部分小煤礦的“鋌而走險”,不僅威脅著礦工的生命安全,對四川省煤礦行業安全生產局面也影響深遠——放眼全省,目前,各類煤礦有414處,其中生產能力和建設規模為30萬噸/年及以下的小煤礦就有357處。小煤礦的冒險之舉,無疑加劇了四川省煤礦安全生產的嚴峻形勢。


“必須‘重典治亂’,扭轉煤礦行業安全生產被動局面。”省應急管理廳相關負責人表示。


面對煤礦事故多發易發的形勢,四川省煤礦安全監管監察部門不斷加大執法檢查力度,今年以來,全省各級煤礦安全監管監察部門對煤礦實施經濟處罰總額近億元(不含事故處罰),罰款數額為歷年最高。這其中,非法違法生產是查處的重點。


9月中旬,省級煤礦安全監管監察部門接到群眾舉報后,立即派員趕赴雅安市雨城區水洪林六號井煤礦突查,結果發現,該煤礦私自進入未批準開采區域,違法違規組織生產,極易造成重大瓦斯爆炸事故。“我們去之前,業主代表聽說雨城區煤礦安全監管部門要增派1名駐礦安監員,專門安排人員將此前非法違法開采的采掘工作面隱藏起來,以躲避檢查。”參與檢查的執法人員告訴記者,非法違法生產行為較為隱蔽,查處難度不小,但四川省多地都設置了有獎舉報制度,通過充分發揮群眾舉報作用,加大查處,全省今年已查處21起煤礦非法違法生產行為。


記者了解到,除經濟處罰外,四川省相關部門對發生事故的地區、煤礦企業及其上級公司主要負責人分級實施了約見約談,對49人給予黨紀處分,將7人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。


同時,省安辦要求,各地對罰款50萬元以上的煤礦違法違規行為典型案例在全省范圍集中通報,形成震懾效果。此外,為從源頭上避免非法違法生產行為,多個市(州)組織專業力量對煤礦開展了摸排工作,通過清理不規范的礦井密閉等,杜絕隱蔽生產的行為。


謀長遠的策


限期關閉一批,政策引導主動退出一批,升級改造一批


近日,年產21萬噸的廣元市涼水泉煤礦迎來好消息——根據國家政策,該煤礦有希望進行升級改造,進一步擴大提升優質產能。


讓小煤礦不再“鋌而走險”,除了加強監管,不少業內人士都建議要穩定企業預期,盡快明確政策,引導有條件升級改造的企業自愿加大對安全生產的投入,引導落后產能主動退出。


隨著四川省《關于推進30萬噸/年以下煤礦分類處置工作的實施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的印發,穩定的預期正在形成。《意見》要求,10月20日之前各市(州)要形成分類處置方案。處置方式包括:對環保、安全等不達標的嚴格執法限期關閉一批;通過政策引導主動退出一批;具備條件的升級改造一批。


四川省應急管理廳煤炭管理處負責人介紹,分類處置強調堅持“市場推動、政府引導”的原則。“引導資源條件差、安全保障能力低競爭力弱的30萬噸/年以下煤礦主動退出,正是符合生態發展要求、安全生產要求以及提升市場競爭能力之舉。”該負責人表示。


“有些安全生產風險很高,或者市場競爭力弱、難以扭虧為盈的煤礦,是有退出意愿的。”廣元市應急管理局副局長伊軍介紹,通過政策宣講、摸底調查,廣元市境內安全生產風險高或競爭力弱的煤礦中,有大部分煤礦愿意按照國家政策主動退出,如廣能集團下屬的3家煤礦表示愿意整體退出。


“對于退出意愿不大,但確屬資源條件差、競爭力弱、生態環境影響大的煤礦,我們將通過煤炭產能置換、財政獎補資金和煤炭工業發展規劃等,加大政策引導力度。”省應急管理廳煤炭管理處上述負責人介紹,關閉退出的煤礦企業既可以選擇申請中央財政獎補資金,也可以選擇直接將指標放到全省集中交易平臺進行轉讓。根據《意見》,符合條件的30萬噸/年以下關閉退出煤礦在分類處置期間,參加全省集中交易的產能指標折算比例可在現有政策基礎上提高20%。“也就是說,自愿退出的煤礦在賣指標的時候可以多賣一些。”該負責人進一步解釋說。


一方面引導退出,一方面引導升級改造、擴大產能。據介紹,省應急管理廳將結合30萬噸/年以下煤礦分類處置工作,推動機械化改造升級,力爭2020年底基本實現機械化開采。“按方案升級改造后,煤炭產業也將穩步邁入高質量發展的軌道。”伊軍介紹。(記者?任鴻)


對癥下藥讓煤炭不再“染血”


今年1-8月,四川省年產值30萬噸及以下礦井發生事故13起、死亡17人,這樣的數據刺痛人心。一個個冰冷的數據背后,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。生命在呼喚,從治理小煤礦入手,提升四川省煤礦安全生產能力,刻不容緩。


治理小煤礦,對四川省而言,并不容易。數據顯示,在四川省,生產能力和建設規模為30萬噸/年及以下的小煤礦有357處,占到煤礦總量的86.2%,小煤礦數量多、基礎差的現狀,為治理增添難度。


治理雖難,只要對癥下藥,就能有所成效,當前四川省穩妥推進分類處置政策,引導部分資源條件差、競爭力弱、生態環境影響大的小煤礦關閉退出,可謂是治本之策,相信通過這一政策的實施,不僅能提升四川省煤礦安全生產能力,還能增強四川省煤礦產業競爭力。同時,引導退出是一個相對長期的過程,在這一過程中,如何做好日常監管,遏制小煤礦事故多發的趨勢,也非常重要。從管理上,應針對薄弱環節壓實責任,強化監管,幫助小煤礦補上管理漏洞,比如可以清單制管理為抓手,梳理不同主體的安全生產責任清單,做到“層層負責、人人有責、各負其責”。從技術上,應更大力度推動煤礦機械化改造攻堅行動,特別是在相對危險的爆破作業等環節,實現機械化減人和換人,通過提升科技水平,降低勞動強度,降低事故風險。總之,通過一系列組合拳的運用,讓每一個從業者都牢牢記住:安全發展是生命線,更是高壓線、責任線! 


返回我的煤炭網,查看更多
 

掃碼打開手機版
 

 

 
 
網站首頁 | 在線支付 | 網站公告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廣告服務 | 網站留言
 

友情鏈接

內容合作

展會合作


400-632-8858

【8:30-17:00】

我的煤炭網
微信公眾平臺


在線客服
广东11选5下载